跳楼教授:新闻法学双料博士后,遇拆迁曾求助同行

九派新闻记者王佳箐、覃钰钰 实习记者徐鸣、贺伟彧

2021年1月18日早上,四川师范大学狮子山校区,50岁的文学院教授庹继光从田家炳楼的10楼纵身一跃,后经抢救无效身亡。

在最近的几年里,妻子李缨却常常听到庹继光念叨,“我们学法律,学新闻,但救不了自己”。他们家也遇到了强拆,为此他也曾请求同行帮忙发声,但房子最终还是被拆掉了。

在诸多师友的印象里,庹继光工作能力强、学术水平高、为人正直、喜欢较真。他还是为数不多的新闻与法学双料博士后,做过记者、律师,还当上了大学教授。他自称“社会正义的呐喊者”,常就热点事件发声。

整整九年前,庹继光在一个冬日谒沈从文的墓,并为他写了一首诗,诗中写道:

“看看你的故园是否芳草凄凄,有凛冽的风没有晶莹的雪”。

1

由于平时不需要坐班,文学院许多老师最后一次见到庹继光是在12月底。同事王勇向九派新闻记者回忆,硕士毕业论文预答辩时,庹继光有些沉默,他俩简单寒暄了两句,“还是学术方面的,关于学生论文情况这些。”

同事李丽也记得,那场答辩会上“有老师跟他开玩笑,问他怎么不爱说话。”更近的是在1月15日,学生放寒假了,庹继光去办公室领工会福利时,看起来情绪也不太好。

另一同事李文说,庹继光做科研很厉害,性格比较直,“像我们其他老师如果对学校有什么意见,只会私下说一下,但是庹老师会直接在群里提出来”。他在近几个月没见庹继光提出过什么意见。

对许多人来说,庹继光的自杀似乎毫无征兆。去年11月,他的社交账号“守法学人马知远”还以平均每日二更的节奏更新;1月6日,还发布了一条关心河北疫情的动态,呼吁“各地都不能掉以轻心”。

一位老师给九派新闻记者发来截图,就在1月15日——他跳楼的三天前——学院的另一位老师取得了新的研究成果,他还在群里给这位同事送上了大拇指和鲜花。

妻子李缨也告诉九派新闻记者,丈夫在事发前一天并未表现出异常,“如果知道,我肯定一整天都跟着他了。”

那天早上,妻子李缨起床后发现丈夫不见了,而后接到丈夫妹妹的电话,称哥哥跟她打过电话,情绪不太好。她出门寻找丈夫,看到有人在路上围着,路边已经拉起警戒线。

1月18日17时49分,四川师范大学官方微博发布情况通报,确认该校文学院教授庹继光在校内坠亡。经警方现场调查勘验,排除刑事案件,具体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2

李缨认为,庹继光此举或与房屋被强拆有关, “他可能是觉得没有指望了”。

此前庹继光曾发文,实名举报当地官员强拆。 另一份来自夫妻双方的举报材料中,二人描述了自己遭受的压力。

李缨说,房屋被拆迁后,庹继光一直感到很沮丧,“他说我们学法律,学新闻,但救不了自己”。

同事们对于拆迁一事也有耳闻。1月18日中午接到九派新闻记者电话时,同事李文还不知道同事庹继光的死讯。她之前听说过庹继光的房屋拆迁纠纷,但近几年没再听他提起,还以为这件事已经解决了。

另一同事马钰曾在几年前听庹继光讲起拆迁纠纷,“像我们如果遇到这种事肯定都挺怕的,但庹老师一直在坚持。”得知庹继光坠楼后,她感到意外,“我一直觉得他是一个很强的人,不会用这种方式去解决问题”。

庹继光曾向圈里好友求助。在庹继光在复旦大学任研究员时,该校新闻学院教授邓建国与他有过几面之缘。邓建国告诉九派新闻记者,去年10月,庹继光请求他帮忙介绍记者,报道自己家里的拆迁纠纷,之后没再提过后续进展。

邓建国在同门群里看到庹继光跳楼的消息,感到非常意外。在他的印象中,庹继光关注领域广,出文章很快,平时话挺多,“感觉不像是会走极端的样子”。

也是在去年10月,庹继光还向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教授展江求助,希望后者帮忙发声。如今他的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2020年10月20日,转发了展江帮他呼吁的文章。展江称,发声之后此事再无后续,庹继光也再没向他提及此事。

庹继光的微博一共关注了58个博主,除了新闻资讯号和同为新闻传媒的高校老师外,多是一些律师。九派新闻记者发现,这些律师主要的受理领域和成功案例基本有关土地房屋征收拆迁、行政诉讼。

庹继光生前最后关注的博主是一个律所,简介为:征收拆迁、农村集体财产保护、社区法律保护、投资人财产保护。

3

展江认为庹继光度过了刻苦而辛苦的一生。在庹继光50年的生命里,他做过大学教授、职业律师、记者,是新闻与法学的双料博士后,时常在网络就热点事件发表评论。

在其社交账号的简介里,他称自己为“社会正义的呐喊者”;首页的置顶文章是《践行舆论监督,服务党和人民》。

庹继光对社会时事的关注由来已久。2013年,他曾在《四川大学报》上以自述形式分享了人生经历——高中时就怀抱新闻理想,然则高考失利最终被一所专科学校的中文文秘专业录取;他对新闻热情不减,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进修本科,而是直接报考了硕士研究生,攻读新闻专业,并在毕业后来到成都进入当地一家颇有影响力的市民报,从事体育报道。

几年后,他又考入四川大学攻读博士学位,在体育记者和博士学位间穿插腾挪,后又申请进入复旦大学新闻传播学博士后站从事科研工作,“有幸成为四川省内最早的新闻传播学博士后”;又以412分的成绩通过国家司法考试,完成法学博士后科研工作。“20多年的岁月,始终未停止的逐梦行动。”

庹继光曾在《华西都市报》做体育新闻记者。在编辑李东印象中,他是个有些较真的人,尤其在工作上。李东说庹继光会因为稿件、标题被否与他争吵,“但那个时候报社都是年轻人,大家经常会有这样的业务讨论”。

李东还记得庹继光刚到报社时资历较浅,写稿方式偏学院派,不过他干活勤快,写了不少电视新闻的整合稿——这类稿件稿费低,很多记者都不愿意写。

另一位社会部的同事罗宾记得,庹继光是硕士毕业后来报社工作的,他学识渊博但容易较真,“一急就脸红,还说话磕巴,我们一起讨论时事政治的时候,就喜欢故意跟他反着说逗他”。庹继光还在办公室的电脑上专门贴了一张字条,写着:“马知远博士专用”。

在同事们的印象里,庹继光的工作能力与学术热情毋庸置疑,许多老师都提到他关注领域广、文章出得快。

一位文学院老师对九派新闻记者表示,“你看他是新闻和法律的双料博士后,在整个学校能做到他这样的都不多。”还有同事提到,学校每年会对教师的科研、教学能力进行评奖,庹继光经常是一等奖,此前他还多次被评为全校科研十佳教师。

至于性格,一些人认为庹继光“为人正直且直率,敢于发表意见”,还有一些人认为,他“有些固执,性格强硬,经常与外界发生冲突”。

李丽记得,2005年左右,庹继光博士毕业,刚到四川师范大学工作,在一次青年教师的会议上,他就曾公开提出对待遇不太满意。大约五年前未被评上博士生导师时,庹继光也曾在文学院的教师群里公开指责。

“他对同事都挺好的,平时见面看到他都是笑呵呵的,很随和,但是喜欢怼领导。”马钰说,“他不是那种私下议论的,他有什么都直接说出来。”马钰记得,庹继光曾因为一些影响老师集体利益的事,在同事群里直接表示反对。

庹继光喜欢沈从文,曾在《四川师大报》上发表过题为《谒沈从文墓》的诗歌:

我一直想来探访你

看看你的故园是否芳草凄凄

我赶在一个冬日来朝谒

有凛冽的风没有晶莹的雪

这是他在2012年1月18日写下的诗歌。整整9年后,2021年1月18日,他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50岁的生命。

(受访者王勇、李丽、李文、李东、罗宾为化名)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